欧美关系正在等待一个“转变”的机会

2021-10-01

  距离美国大选投票日已过去半个月。尽管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仍拒绝承认败选,且在权力过渡期动作频频,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的推特账号早已被认证为“当选总统”。世界各国和国际媒体普遍认为本届美国大选结局已定,声言“后特朗普时代已经开启”。

  欧洲似乎乐于收到“白宫有望易主”的信号。当拜登赢得超过270张选举人票的消息传到欧洲时,从伦敦到罗马,从马德里到斯德哥尔摩,从巴黎到布鲁塞尔……欧洲许多国家的政府首脑纷纷第一时间向拜登发去祝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带着助力特朗普“平稳过渡到第二任期”愿望抵达巴黎时,最早一批祝贺拜登“胜选”的欧洲领导人之一、法国总统马克龙,虽在11月16日应美方要求安排会见了蓬佩奥,但爱丽舍宫对外却表现得格外低调,马克龙不仅早就表示两人会谈内容将全部对拜登团队公开,双方会谈后也鲜见地没有举行新闻发布会。

  值得注意的是,法国是蓬佩奥此次七国之行中唯一一个欧盟国家。有分析指出,虽然德国正在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但因为特朗普政府在“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上、在撤离驻德美军等事宜上与德国龃龉不断,蓬佩奥此行未将德国列入目的地,也在情理之中。大家都在有意无意地“逃避”什么——蓬佩奥似乎在“逃避”直面美欧分歧,马克龙等欧洲国家领导人则似乎在“逃避”卷入特朗普正式交权前的不确定性。尽管美国目前已经开始进入权力过渡期,但欧洲仍需要维持与特朗普政府的往来,包括出于尊重外交惯例的考量接待蓬佩奥。但是,马克龙在接待蓬佩奥时显露出来的“例行公事”姿态,已被广泛解读为,欧洲已经作好准备开启“后特朗普时代”的新发展阶段。

  此前各方普遍认为,如果拜登确认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入主白宫,将有助于把美国重新带回谈判桌。拜登本人也适时向欧洲释放了善意,在11月10日同约翰逊、马克龙、默克尔和马丁(爱尔兰总理)4位欧洲领导人通话时,他表示,要通过北约和欧盟等机制“重振”已渐行渐远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在气候、健康、打击、保护权利和重启数字经济等领域的谈判问题上,拜登也释放了合作意愿。其中,拜登已明确表示,有意在“明年1月20日政府启动之际”迅速宣布回归《巴黎协定》。拜登还预计将把降低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力争实现“脱碳”经济,作为与欧洲的共同方针。

  “欧盟已经为构建一个更坚实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作好了准备。”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给拜登的贺电推文中写道:“欧洲希望我们共同协作面临当下的许多挑战,其中包括新冠肺炎大流行、多边主义、气候变化以及国际贸易。”有分析指出,这4项“被点名的挑战”,正是特朗普上台以来欧洲与美国产生分歧和冲突的核心领域。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也表示,很高兴看到拜登对欧洲关心的议题表态。

  “合作”和“多边主义”,是欧洲各国领导人在谈及新阶段欧美关系发展时出现最多的词汇。不过分析普遍指出,虽然拜登重视美欧同盟关系的外交方针已经浮现,但即使拜登入主白宫,因贸易摩擦、防务分歧和特朗普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而日趋恶化的欧美关系,也不会回到从前。前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曾表示:“拜登不会在一夜之间改变华盛顿对国际问题的态度。”在伊核问题上,特朗普政府还在加紧制裁步伐,企图阻挠美国政府换届后重返伊核协议的任何可能性。因此,冯德莱恩12日接受德国《时代》周报访谈时,一方面表示欧洲“已经成为美国更好的合作伙伴”,同时她也提醒说,“欧洲人将美国视为欧洲民主的保障,这无疑过于高枕无忧了。”

  欧洲外交关系协会17日也刊文指出,跨大西洋伙伴关系需要的不是“恢复”,而是“转变”。文章认为,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国将把国内事项列为优先重点,同时继续加强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资金和军事部署。欧洲不应再像从前一样等待华盛顿的暗示,也不应指望美国继续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而应向美国展示出一个更加平衡和能够产生互动效应的伙伴关系。

  欧洲加强自身建设和实现独立自主的渴望越来越明显。在11月13日举行的欧盟大使会议闭幕式上,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欧盟委员会副主席约瑟夫·博雷尔表示,在竞争激烈的世界中,欧盟需要“实践权力的语言,而不仅仅是说出来”。博雷尔认为,全球舞台上需要一个更加活跃的欧盟。作为独立性最强的欧洲大国,法国总统马克龙近日与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因为防务自主权掀起的口水战,也是一个佐证。“我们需要继续建立自己的(防务)自主权。”马克龙表示,即使面对可能带来更友好关系的新一届美国政府,欧洲仍需要自己的独立和主权防御战略,“只有当我们认真对待自己的立场,并对我们的国防拥有主权的时候,美国才会尊重我们作为盟友的地位。”马克龙借此批驳卡伦鲍尔11月2日接受美国“政客”新闻网站采访时发表的言论。卡伦鲍尔当时表示,在不久的将来,欧洲将不得不继续依赖美国的军事保护。

  长期以来,防务安全被视为欧美同盟关系的基石,但事实上,从在北约体制内有意避谈“集体防御”和美国对保卫欧洲的承诺,到要求北约各国将防务开支从承诺的占GDP2%提高到4%,特朗普政府早已在无形之中为欧洲构建自主防务摁下了“加速键”。美国政府的一系列放弃协商的施压言行,直接引发马克龙2019年年底发出“北约脑死亡”的言论。德国国防部近日发布声明称,欧盟已就域外国家参与防务事务达成初步意向。有外媒对此分析称,欧盟在防务领域的独立性和主导权,“正随着该机制的逐步落地迈出重要一步,德国力推多年的欧洲防务一体化将有重大进展”。前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也曾表示,自2017年欧盟成员国在防务领域启动“永久结构性合作”机制起,欧洲已表达出不再希望将欧洲安全和防务“外包”给美国的意愿。“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立承担防务重任。欧洲必须为防务安全作出实质性贡献。”冯德莱恩说,“这是独立于美国的行为,是基于欧洲自身利益的行为。”

  “仅仅协调是不够的。”冯德莱恩在回答“欧洲是否将作为世界大国的协调者”时笑着回答说,“欧洲想要获得领导地位。”为期一周的欧盟峰会已于16日开启,欧盟成员国领导人将在一周内聚焦包括抗击新冠疫情、英国脱欧谈判、欧洲经济区(EEA)等一系列与欧盟内部改革相关的议题。路透社分析指出,美国政府的权力更迭,也给了欧洲一个加强“自身投资”的机会。跨大西洋伙伴关系,或许正在迎来一个“转变”的机会。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距离美国大选投票日已过去半个月。尽管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仍拒绝承认败选,且在权力过渡期动作频频,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的推特账号早已被认证为“当选总统”。世界各国和国际媒体普遍认为本届美国大选结局已定,声言“后特朗普时代已经开启”。

  欧洲似乎乐于收到“白宫有望易主”的信号。当拜登赢得超过270张选举人票的消息传到欧洲时,从伦敦到罗马,从马德里到斯德哥尔摩,从巴黎到布鲁塞尔……欧洲许多国家的政府首脑纷纷第一时间向拜登发去祝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带着助力特朗普“平稳过渡到第二任期”愿望抵达巴黎时,最早一批祝贺拜登“胜选”的欧洲领导人之一、法国总统马克龙,虽在11月16日应美方要求安排会见了蓬佩奥,但爱丽舍宫对外却表现得格外低调,马克龙不仅早就表示两人会谈内容将全部对拜登团队公开,双方会谈后也鲜见地没有举行新闻发布会。

  值得注意的是,法国是蓬佩奥此次七国之行中唯一一个欧盟国家。有分析指出,虽然德国正在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但因为特朗普政府在“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上、在撤离驻德美军等事宜上与德国龃龉不断,蓬佩奥此行未将德国列入目的地,也在情理之中。大家都在有意无意地“逃避”什么——蓬佩奥似乎在“逃避”直面美欧分歧,马克龙等欧洲国家领导人则似乎在“逃避”卷入特朗普正式交权前的不确定性。尽管美国目前已经开始进入权力过渡期,但欧洲仍需要维持与特朗普政府的往来,包括出于尊重外交惯例的考量接待蓬佩奥。但是,马克龙在接待蓬佩奥时显露出来的“例行公事”姿态,已被广泛解读为,欧洲已经作好准备开启“后特朗普时代”的新发展阶段。

  此前各方普遍认为,如果拜登确认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入主白宫,将有助于把美国重新带回谈判桌。拜登本人也适时向欧洲释放了善意,在11月10日同约翰逊、马克龙、默克尔和马丁(爱尔兰总理)4位欧洲领导人通话时,他表示,要通过北约和欧盟等机制“重振”已渐行渐远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在气候、健康、打击、保护权利和重启数字经济等领域的谈判问题上,拜登也释放了合作意愿。其中,拜登已明确表示,有意在“明年1月20日政府启动之际”迅速宣布回归《巴黎协定》。拜登还预计将把降低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力争实现“脱碳”经济,作为与欧洲的共同方针。

  “欧盟已经为构建一个更坚实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作好了准备。”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给拜登的贺电推文中写道:“欧洲希望我们共同协作面临当下的许多挑战,其中包括新冠肺炎大流行、多边主义、气候变化以及国际贸易。”有分析指出,这4项“被点名的挑战”,正是特朗普上台以来欧洲与美国产生分歧和冲突的核心领域。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也表示,很高兴看到拜登对欧洲关心的议题表态。

  “合作”和“多边主义”,是欧洲各国领导人在谈及新阶段欧美关系发展时出现最多的词汇。不过分析普遍指出,虽然拜登重视美欧同盟关系的外交方针已经浮现,但即使拜登入主白宫,因贸易摩擦、防务分歧和特朗普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而日趋恶化的欧美关系,也不会回到从前。前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曾表示:“拜登不会在一夜之间改变华盛顿对国际问题的态度。”在伊核问题上,特朗普政府还在加紧制裁步伐,企图阻挠美国政府换届后重返伊核协议的任何可能性。因此,冯德莱恩12日接受德国《时代》周报访谈时,一方面表示欧洲“已经成为美国更好的合作伙伴”,同时她也提醒说,“欧洲人将美国视为欧洲民主的保障,这无疑过于高枕无忧了。”

  欧洲外交关系协会17日也刊文指出,跨大西洋伙伴关系需要的不是“恢复”,而是“转变”。文章认为,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国将把国内事项列为优先重点,同时继续加强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资金和军事部署。欧洲不应再像从前一样等待华盛顿的暗示,也不应指望美国继续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而应向美国展示出一个更加平衡和能够产生互动效应的伙伴关系。

  欧洲加强自身建设和实现独立自主的渴望越来越明显。在11月13日举行的欧盟大使会议闭幕式上,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欧盟委员会副主席约瑟夫·博雷尔表示,在竞争激烈的世界中,欧盟需要“实践权力的语言,而不仅仅是说出来”。博雷尔认为,全球舞台上需要一个更加活跃的欧盟。作为独立性最强的欧洲大国,法国总统马克龙近日与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因为防务自主权掀起的口水战,也是一个佐证。“我们需要继续建立自己的(防务)自主权。”马克龙表示,即使面对可能带来更友好关系的新一届美国政府,欧洲仍需要自己的独立和主权防御战略,“只有当我们认真对待自己的立场,并对我们的国防拥有主权的时候,美国才会尊重我们作为盟友的地位。”马克龙借此批驳卡伦鲍尔11月2日接受美国“政客”新闻网站采访时发表的言论。卡伦鲍尔当时表示,在不久的将来,欧洲将不得不继续依赖美国的军事保护。

  长期以来,防务安全被视为欧美同盟关系的基石,但事实上,从在北约体制内有意避谈“集体防御”和美国对保卫欧洲的承诺,到要求北约各国将防务开支从承诺的占GDP2%提高到4%,特朗普政府早已在无形之中为欧洲构建自主防务摁下了“加速键”。美国政府的一系列放弃协商的施压言行,直接引发马克龙2019年年底发出“北约脑死亡”的言论。德国国防部近日发布声明称,欧盟已就域外国家参与防务事务达成初步意向。有外媒对此分析称,欧盟在防务领域的独立性和主导权,“正随着该机制的逐步落地迈出重要一步,德国力推多年的欧洲防务一体化将有重大进展”。前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也曾表示,自2017年欧盟成员国在防务领域启动“永久结构性合作”机制起,欧洲已表达出不再希望将欧洲安全和防务“外包”给美国的意愿。“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立承担防务重任。欧洲必须为防务安全作出实质性贡献。”冯德莱恩说,“这是独立于美国的行为,是基于欧洲自身利益的行为。”

  “仅仅协调是不够的。”冯德莱恩在回答“欧洲是否将作为世界大国的协调者”时笑着回答说,“欧洲想要获得领导地位。”为期一周的欧盟峰会已于16日开启,欧盟成员国领导人将在一周内聚焦包括抗击新冠疫情、英国脱欧谈判、欧洲经济区(EEA)等一系列与欧盟内部改革相关的议题。路透社分析指出,美国政府的权力更迭,也给了欧洲一个加强“自身投资”的机会。跨大西洋伙伴关系,或许正在迎来一个“转变”的机会。



日本一级黄色网站,JULIA人妻中文字幕在线播放,欧美,色,图,亚洲,综合,亚洲欧洲日韩国内高清,亚洲乱亚洲乱妇50P,日本老熟妇无码色视频网站,欧美精品VIDEOSSEX,欧美毛片AⅤ免费观看